策香恋爱脑大手💞(心心太多了)

邦备。大概是爷孙俩的对话吧

面前人道自己姓刘名邦,刘备呆愣半晌才醒悟。瞧他一头紫发,铠甲实属威武,嘴角意味不明的弧度,倒的确有那汉高祖的气度。虽草根出身,但亦是西汉的开国皇帝。刘备曾记得年少时常将他的名字挂在嘴边,将他的样貌记在心上。往昔刘备当他作榜样,做事说话皆向他看齐,为的就是能打下属于自个儿的一片天。

嗳,如今他为何来见我了?莫不是要怪罪我未复兴汉室吗?

刘备神游了会儿,急忙反应过来恭敬唤他一声祖宗,却引来他嗤笑。刘邦冷嘲热讽,劈头盖脸斥责他谎话连篇,列举他罪状。刘备恼怒不已,想与他辩个三百回合,可底气被他磨得渐小,终是沉默。那些个骗得世人团团转的假象,在他面前均成了泡影化为乌有。刘邦看透得太多,刘备无从辩驳。

世人见得刘关张兄弟三人情谊,他言他一人苟活。世人见得刘备广布恩德,他言他收拢人心。世人见得刘备打下江山割据一方,他言他不够骁勇去复全汉家天。

“桃园剩我一人,是为尽了全力去匡扶汉室,反倒被你说成苟活。若是我一时寻了短见追着我二位弟弟去了,你可满意?身在乱世,我坚守立国以民为本,只是仁义之为,哪里来的拢人心?这天下英雄豪杰如此之多,我日夜想着一统九州,能力有限只占一方实属不易,你……唉,你怎会懂。”

刘备偏头拒绝接受刘邦的冷笑,听他愈加尖利地指出自己的软弱无能。与曹贼青梅饮酒掉箸是他势力小,被遣散后怒鞭督邮是他气急败坏。刘邦所言其实,不可争辩。他又变本加厉,指出刘备执意伐吴害死众多将士,季汉国力衰退也怪罪于他。刘备随他言语回忆前世,头痛欲裂,惊醒时面颊上两道泪痕冰凉。

“不准哭。”

刘邦恶狠狠说他与那曹贼心黑不相上下,非要装得一幅正人君子之相。刘备闭眸无言,刘邦便更凶,像是要将他扒了皮千刀万剐。

刘备又睁眼,那高祖却是不见了。被褥安稳盖着,一丝微弱的烛焰随风摇曳,迟迟未灭。他迷惘着蹙紧眉头,眼眸蒙上一层薄纱。片刻恍然是梦境罢。想来也是,他是几百年前的人了,又怎会站在自己面前呢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没了,第一次发文。

大概就是强行戏改文。

慢慢来咱不着急。

评论(9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