策香恋爱脑大手💞(心心太多了)

德哈/ Almost lover

*第一次写德哈,配合《Almost lover》BGM食用更佳

“德拉科?”

“别动,让我好好看看你。”

深秋季节,棕榈树叶随着风吹翩翩起舞,刮起沙沙的响声,并不惹人心烦。天穹湛蓝得像坦桑石,令人想独自占有。太阳昔日毒辣的光芒收敛了不少,只是在风带来的凉爽上多加一层暖意。德拉科倚坐在一棵不算高大的树木旁,他的腿上躺着小猫般的哈利。他伸手用指尖轻轻摩挲着哈利白嫩的面颊。哈利觉得有点微痒,但很享受这种宁静的气氛。

不知这样的姿势持续了多久——当然他们两人都很希望就这样维持到世界末日都没关系——德拉科拉着哈利站了起来。他微微拨弄着哈利额前那些不听话的黑色碎发,试图让它们看上去至少整洁一些,最后还是毫无效果。哈利盯着他灰蓝色的双眸,无声地笑了出来。

“有什么好笑的,哈利?”

“笑你还在和我的头发过不去。”

“你知道,我一般都要花很长时间往我的头发上涂发胶,以保证它们服服帖帖——不像你的这么乱。”

“哦得了吧,我敢打赌就是因为这个,现在你的发际线越来越靠后了。”

德拉科挑起了一边眉毛表达了自己的不满,显然他不希望任何人评价关于他发际线的事,不过既然是哈利——噢梅林,念在他是初犯,马尔福家的少爷才不会这么小气。

“少说废话,我是说,来跳舞吗?像在霍格沃茨的圣诞舞会上那样。”

德拉科礼貌地伸出手邀请,哈利很自然地搭上了他的手。

“我很乐意,先生。”

没有音乐,只有沙沙的树叶声作为背景音乐。可他们像是为此排练过很多次一般,步伐协调地舞蹈。别无旁人,他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一切都是那么和谐美好。换做以前,看到德拉科和哈利一起跳舞还这么有默契,简直称得上霍格沃茨第一奇观了。如今,他们四目相对,祖母绿和灰蓝杂糅,搅在一起难舍难分。他们都为了对方沦陷,越深。

“哈利,我爱你。我永远无法忘记这一天。”

德拉科与哈利对视良久,低头吻上了他的唇。在这一刻,画面崩塌。

哈利惊醒了。

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梦见以前的事,但那也是他最开心的一天。那一天,德拉科第一次吻了他。

哈利翻身下床,正巧这时窗外传来了海德薇的叫声。他急忙跑到窗边,接过雪枭嘴里叼着的信件和今日份的《预言家日报》。他看见有德拉科寄来的信件。

德拉科竟然会写信?不可思议。

哈利照例在心中吐槽,拆开锡印看见熟悉漂亮的花体字,写的却是令他陌生的句子。

他说,他要结婚了。他邀请哈利去参加他的婚礼。

“呵,混蛋。”哈利苦笑着,他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德拉科早就不是他的了。即使这样,他仍然想着那个少年——那个骄傲的斯莱特林。

食死徒和救世主注定无缘吗?

哈利点头,强忍着泪水落下的冲动,回了“Yes.”

Goodbye,my almost lover.
Goodbye,my hopeless dream.

评论

热度(18)